各省市区铝产业高质量发展思路及举措(2020年第26期)
发布时间:2020-07-21 10:45:32       浏览次数:
  编者按: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铝消费国,约占全球总消费量的1/3,其下游消费主要集中于建筑、交通、电力、机械等行业,其中建筑、交通占比最高,分别为28%和18%。铝产业作为内蒙古特色的资源性产业,已逐渐成为推动我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借鉴和吸收其他省市区在铝产业“延链、补链、增链、强链”等方面的发展思路和经验举措,对我区铝产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实现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本刊梳理了部分省市区铝产业高质量发展思路及举措,供领导参阅。
  一、明确以延伸产业链为方向的发展思路
  山西明确以铝锭不出省、铝液不落地为前提,实现资源的就地转换和集群化发展,打造以铝终端产品为核心的集约化、循环化、生态化产业体系。以“煤-电-铝(镁)-材”、煤-焦-化(钢)等一体化发展为方向,打造传统优势产业集群。重点推进运城、吕梁两个百万吨铝镁合金基地建设。
  河南坚持以“减量、延链、提质”为转型方向,突出绿色化、高端化、集群化、精品化,以技术创新、组织创新、政策创新推动转型升级。力争到2020年,电解铝年产能稳定在250万吨左右,铝材加工年产能保持在1200万吨以上、优势产品吨附加值达到1万元以上,培育5家百亿级铝加工企业、2—3个千亿级产业集群。
  江西提出铝、钼、钨等有色金属产业链建设,确定省领导挂点担任链长,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融通供应链,加快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助推江西实现高质量跨越式发展。
  广西以铝产业“科技研发-合金材料-精深加工-下游应用-成套装备”为方向,以科技创新为支撑,将南宁打造成为我国重要的高端铝产业基地,力争到2022年,铝加工及下游产业的制造和研发体系进一步优化完善,建成铝产业精深加工、高质量发展的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进入全国铝合金新材料加工领域前三位。
  云南围绕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出台专项政策撬动产能转移和铝工业向云南布局,包括《关于推动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的实施意见》《实施优价满发推动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专项用电方案》等专项政策。
  二、努力做强做大产业集群
  河南发挥市场、资源和产业基础优势,加快壮大龙头企业和产业集群。大力引进国内外铝加工知名企业,整合资源建设高端铝加工项目,发展成为具有引领带动作用的龙头企业。鼓励国内铝加工企业或电解铝企业新建高端铝加工项目,允许通过产能置换到省外优势地区建设电解铝供应基地,形成以资本为纽带的省内高端加工、省外前端供应的产业一体化格局。
  湖南已聚集了晟通科技、中信戴卡、振升铝材、经阁铝材等一批铝合金精深加工知名企业,以及湘投金天、中航起落架等钛合金精深加工知名企业,拥有铝型材、铝轮毂、铝箔、钛卷带、飞机起落架等一批市场竞争力强的优势产品,形成了相对完整的生产应用产业链。
  江西一方面支持中铝集团与江西省属铝业等重点有色金属骨干企业开展广泛的重组、股权投资等合作,全力支持和帮助江西铝业、稀土、钨业公司整体上市。另一方面重点打造铝型材产业基地,大力发展铝合金制品产业,共引进相关企业49家,生产线741条,拥有雄鹰铝业、永高铝业、荣凯铝业等一批龙头企业和“雄鹰”、“圣兰”等著名品牌,建立了较为完善的产品体系。
  黑龙江依托东北轻合金公司、航天海鹰钛合金公司、北方特种合金公司等骨干企业,发展高性能铝合金、镁合金和钛合金,重点满足航空发动机、直升机减速传动系统、高速铁路等交通运输装备需求。加快推进增材制造,着力发展增材制造(3D打印)装备,瞄准钛合金、高强合金钢、高强铝合金以及非金属工程材料等方向,攻克材料制备、打印头、智能软件等瓶颈,尽快形成产业规模。同时发挥中铝东轻公司的材料研发保障优势,发挥产业园的孵化、带动、示范和辐射功能,搭建地方政府与央企合作和军民深度融合新平台,加快发展铝镁材精深加工和终端制造。
  贵州推进贵铝“三退三进”战略实施,支持贵州华仁新材料公司开发合金化、高纯铝等新产品,延伸铝产品产业链;支持贵州华锦铝业氧化铝基础产品的质量稳定;促进贵州中铝彩铝科技公司生产的彩铝板在建设领域的推广;支持中国铝业、今飞轮毂等企业围绕贵铝产业转移进行技术改造,支持贵州华科铝材料公司拓展高性能铝合金产品市场。同时,鼓励企业之间按市场原则进行兼并重组,实现资源整合,推动产业集聚,增强企业综合竞争力。
  三、推动铝产业延链、补链、增链、强链
  吉林重点突出轨道列车型材+高精铝产业,以精深加工、精制产品为重点,在现有铝加工能力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企业数控加工中心能力,上拓下延产业链条,全方位发展挤压、热轧、熔铸、焊接、铝箔工艺,开发产业链下游高端产品,形成一批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铝精深加工产品,吸引同类企业配套,巩固行业领先地位。目前以并购重整麦达斯铝业、麦达斯轻合金、利源精制为主,重点推进麦达斯铝业与金豆集团的战略合作进入实质性阶段,推动实施重大项目。
  重庆依托西南铝业的工装设备和产品开发优势,实施铝加工产业链建设。适时调整电解铝产能,大力发展再生铝产业,提升铝及铝合金板锭品质,加快下游产品结构调整,重点发展航空航天用铝、汽车用铝、轨道。
  山东加大高端铝材推广应用力度,提升铝加工产业发展空间。支持高端铝材创新研发和推广应用,在航空航天、高铁、汽车、消费电子、电力装备、轨道交通装备、船舶及海洋工程装备等领域中高端铝型材产品供给上实现突破。支持滨州、烟台、聊城三大铝产业聚集区走特色化、差异化发展道路。
  江苏以现有铝产业为基础,不断延伸产业链,提高铝产品附加值,当前已形成电解铝—铝合金棒—铝型材—铝门窗、幕墙;电解铝—铝合金大扁锭/热轧卷/铸轧板—冷轧板、Ps板—单零铝箔/双零铝箔;再生铝—铝合金棒—铝型材等三大产业链,铝加工精度和深度不断提高。
  浙江支持利用发达国家地区再生金属回收体系建设再生有色金属冶炼加工项目。引导企业结合重大项目建设,开展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带动上下游企业、先进装备、技术、设计、工程建设、标准、服务等全产业链输出,提高国际化经营能力。
  福建以产业集群主导产业为基础,按照“缺什么引什么、弱什么补什么”原则,发布重点招商项目目录,引导资本投向产业链的高端环节和关键缺失环节。精准对接世界500强、民企500强、台湾百大企业、行业龙头企业,积极开展产业链招商,持续对接生成一批具有较强引领性、带动性、根植性的产业龙头项目和产业链“补短板”项目。
  四、以创新引领铝产业跨越发展
  安徽围绕重点产业,强链、延链、补链,着力营造产业集聚效应。依托双凤经开区、岗集等乡镇和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等创新服务平台,对照高企认定条件,遴选一批科技创新企业,纳入长丰县高企培育企业库。
  贵州鼓励贵铝利用其行业技术优势,深化技术研发水平,提升各种合金化产品品质;支持有条件的有色企业通过与贵大等大专院所合作,建立或完善提升企业技术中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重点(工程)实验室、工业设计中心,不断提升技术创新能力,围绕提高产品品质急需的关键共性技术、新产品研发等领域,开展技术攻关,大力发展高精产品,提升产品质量和层次。
  浙江整合国内外铝产业创新资源,发挥企业的创新主体作用,支持骨干企业建立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工程技术研发中心。加大行业共性关键技术、工艺的研发攻关力度,重点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冶炼技术、产品精深加工技术、再生金属清洁生产技术等新工艺和新技术。引导企业研发一批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产品,并支持其产业化。
  广东鼓励企业利用“互联网+”开展业态创新和模式创新,通过电子商务、大数据、云平台等,对接下游用户个性化定制、加工配送、产品租赁、维修服务等需求。完善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机制,积极开展行业“机器人应用”示范推广,推动智能制造创新平台建设。开展“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贯标试点,推进企业对标和示范推广。
  五、绿色成为铝产业发展的底色和基础
  山西推动电解铝产能置换,鼓励中铝、国电投等向山西转移产能。山西省将制定出台山西省电解铝行业产能置换实施细则,鼓励中铝集团、国电投等已在山西省布局氧化铝项目或取得铝土矿资源的企业,积极将集团内部电解铝产能向山西省转移,省内铝土矿资源优先保障向本省转移电解铝产能的企业。
  云南全力打造“绿色能源牌”。启动云南省实验室建设,推进铝工业、硅工业、新能源电池材料等研发平台建设。绿色铝创新产业园等一批项目开工建设,鹤庆、鲁甸、富宁和隆基股份楚雄、保山、丽江以及阳光能源曲靖等绿色铝硅先进制造项目建成投产,东风云汽一期、江铃新能源汽车昆明基地总装线、中汽中心高原试验室一期等项目建成,载能绿色制造业产业布局基本形成。
  浙江开展铝产业绿色生产,加强清洁生产审核,组织编制重点行业清洁生产技术推行方案,推进企业实施清洁生产技术改造。发展绿色园区,依托“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和进口再生资源加工园区,创新回收模式,完善回收和交易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