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部分地区分散农业巨灾风险的相关举措(2019年第26期)
发布时间:2019-12-11 10:13:20       浏览次数:
  编者按:大力发展农业保险已成为我国分散农业风险和保障农民收入稳定增长的一项重要措施。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我国农业再保险。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指出,完善农业保险政策。近十年来,内蒙古农业保险得到快速发展,但随着农业生产现代化进程的逐步推进、农业保险发展规模的不断扩大,多层次农业巨灾风险保障体系的建立与完善迫在眉睫。目前,我国多个省、市建立了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担机制,对农民灾后恢复生产、生活发挥重要作用。本刊整理了国内部分典型地区的农业巨灾风险分散制度,供领导参阅。

北京市
  为分散农业风险,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和保险机构的持续经营能力,北京市财政出资为保险公司购买农业再保险。政府作为投保人,直接承保农业保险业务的直保公司作为受益人,北京地区农业保险赔付率在160%至300%间的风险,由再保险公司承担。政策性农业再保险机制开创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政策性农业再保险模式,有效分散转移了农业巨灾超赔风险。按照协议约定,再保险公司采用赔付率超赔再保险合约方式,直接承保政策性农业保险业务的直保公司分别核算赔付率,当直保公司赔付率超过160%后,可直接向再保险公司索赔,赔付最高限额为赔付率300%时,再保险公司对应承担的赔付金额。依据历史气象数据和近30年的农业灾害损失数据,针对种植业和养殖业的保险赔付率160%-300%的风险,启动再保险赔付。按照这样风险区间购买再保险,基本可满足50年一遇的农业巨灾风险防范需求,财政资金支出效率最优。此外,当年农业保险赔付率160%以下的风险将由保险公司承担,赔付率在300%以上的风险,由政府每年按照农业增加值的1%提取农业巨灾风险准备金。2009-2016年,政府支出再保险保费2.1亿元,不仅有效分散了农业大灾风险,也使现有费率减低了31个百分点,如果没有系统的再保险机制,此期间的保费要增加6亿多元,也就是通过再保险杠杆效应,政府和农户少支出保费6亿多元,大大减轻了财政和农户的负担。

黑龙江省
  为分散农业风险,2014年黑龙江省政府启动农业财政巨灾指数保险试点,该试点由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承保,以80%的比例分保瑞士再保险公司,投保主体为省财政厅,开创了中国政府与商业保险及再保险公司合作、应对自然灾害事件引发的农业财政风险的新模式。当保险合同约定的巨灾风险发生时,保险公司按照合同约定给予贫困地区财政救灾资金赔偿。投保主体为省财政厅,保险区域为黑龙江省28个贫困县,保险险种包括干旱指数保险、低温指数保险、降水过多指数保险、洪水淹没范围指数保险,总保费1亿元,保障程度23.24亿元。其中,干旱指数保险、低温指数保险、降水过多指数保险费率为4%,洪水淹没范围指数保险费率为6.16%。在保险期间内,当保险区域超过设定的干旱、低温、降水过多、流域洪水阈值后,保险人按保险合同约定,计算保险赔付金额,赔付到投保人指定账户。

上海市
  2014年,上海市印发了《上海市农业保险大灾(巨灾)风险分散机制暂行办法》,将政府参与农业保险大灾风险管理纳入制度性安排。主要内容是:一是农业大灾风险主要界定为由于遭受台风、特大暴雨、重大病虫害(疫病)等不可抗拒灾害,导致财政补贴的农业保险业务赔付率超过90%的农业灾害风险。二是对于赔付率在90%以下的农业灾害损失,则由直保公司自己承担;对于赔付率在90%-150%之间的灾害损失,由直保公司通过购买农业再保险的方式分散风险;对于赔付率在150%以上的灾害损失,则由再保险赔款摊回部分和大灾准备金承担,不足部分由市、区、县财政通过一事一议方式解决。三是政府对再保险和巨灾风险给予财政支持,对于赔付率在90%-150%的损失部分的再保险给予报废补贴,补贴比例为上年度直保公司购买相关再保险保费支出的60%,最高不超过800万元,补贴资金列入预算。对于超过150%以上的,由上海市政府给予直保公司巨灾风险补偿金补助。

广东省
  2014年以来,广东省积极探索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并将之纳入省政府年度重点工作等多项工作计划当中,同时成立了巨灾保险工作协调小组,协调省财政厅、民政厅、水利厅、金融办、气象局、地震局和保监局等部门之间的巨灾保险工作。譬如,珠海市“风灾指数保险”是指在保险期间内,若水产品所在海域遭遇热带气旋且平均风力达到或超过保险合同约定的起赔风级,保险公司按照约定比例进行赔偿。湛江市政府以台风为灾害因子的巨灾保险合同的签订,标志着广东省首创的巨灾指数保险正式落地。深圳市积极开展巨灾保险,其巨灾保险制度由三部分构成:一是政府巨灾救助保险。由深圳市政府出资向商业保险公司购买,用于巨灾发生时对所有在深人员的人身伤亡救助和应急救助;二是巨灾基金。由深圳市政府拨付3000万资金建立,主要用于承担在政府巨灾救助保险赔付限额之上的赔付,基金具有开放性,可广泛吸收企业、个人等社会捐助;三是个人巨灾保险。由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相关巨灾保险产品,居民自愿购买,满足居民更高层次、个性化需求。

浙江省宁波市
  宁波市巨灾保险采用“政府推动、市场运作模式”。一是公共巨灾保险。由宁波市政府出资3800万元,为全市居民购买总保额达6亿元的公共巨灾保险服务;二是巨灾基金。初期由政府拨付500万元设立,主要用于补偿超过保险公司赔偿限额范围以外赔付;三是商业巨灾保险。宁波试点的特点:巨灾保险中首次涉及家庭财产损失救助;重视可操作性,以水位线作为赔付标准;针对化工区相对集中、化工装置爆炸等次生灾害风险较大的现状,将台风、洪水等次生灾害纳入保险责任范围。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
  楚雄试点建立了“三位一体”的巨灾风险管理制度。一是保险费支出由政府财政全额负担(其中省级财政负担比例为80%-90%,州级财政补贴保费的10%-20%),对试点地区发生5级(含)以上地震造成的农村房屋直接损失、恢复重建费用以及居民死亡救助提供保险保障。二是设立省级地震保险平衡基金,每年提取30%-50%保费加上当年盈余。遇到灾年时,由基金来补充保险公司赔付的不足,平衡基金还可以通过再保市场和资本市场分散风险。三是发挥商业巨灾保险的补充作用。楚雄的试点有两个突出特点:组建了地震保险共同体提供保险服务,强化抗风险能力和保险服务能力;引入再保险机制,进一步分散风险。

(中俄蒙合作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