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区对外经贸合作的影响分析(2020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20-02-13 09:11:32   课题组:刘兴波 李洋 乌日丽格 张遥    浏览次数:
   内容摘要: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区对外经贸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本文分析了俄蒙经济发展态势和其对疫情的防控措施,探索新形势下通过政策调整、创新商业合作方式和金融合作模式等手段,积极应对“疫情”不利影响,不断提升我区对外经贸合作水平。
  关键词:新冠肺炎疫情 俄蒙贸易影响
  从目前情况看,虽然内蒙古经济对外依存度不高,但新冠肺炎疫情仍将对我区对外经贸合作产生诸多影响,进而影响我区经济整体发展步伐。因此,研究如何积极应对“疫情”对我区对外经贸合作的影响,是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
  一、疫情对我区对外经贸合作直接影响分析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区各地对外经贸合作产生的影响各不相同。从进出口额占比较大的盟市来看:包头市出口商品大多是钢材、稀土和机电产品等工业加工品,且出口企业以包钢等国有企业为主,而大型国有企业的生产组织安排除了时间上的推迟,并未受到其他方面的影响;但进口方可能因为对市场预期的悲观情绪调低进口额度,这需要引起相关企业的足够重视,并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全年计划。呼和浩特市的全区出口额排名第二,主要以非国有企业的工业加工品和消费品原料为主,不同企业的受影响情况也有较大差异。例如,金达威常年向美国等国家出口医疗保健类产品辅酶Q10,这种产品的海外市场逐年扩大,需求不会减少。即使因为疫情,目前供应可能出现减少,但后期通过市场自身调节,销售额应会回归常态。巴彦淖尔市全区出口额排名第三,主要以特色农产品出口为主,鉴于本次疫情的特殊发生时间,农产品生产基本不会受到影响,因为产品的播种和收获都要在相对长的时间之后进行。
  二、疫情对中蒙经贸合作影响分析
  (一)蒙古国对疫情的反应和措施
  自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后,蒙古国政府高度关注。日前,蒙古国政府宣布向中方捐款20万美元(本文中出现的数据、政策均为2月7日前各国官方所宣布的,下同);蒙古国社会界人士共筹资3000美元,购置防护用品捐赠给中国。同时,蒙古国政府对疫情防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决定自2月1日至3月2日,对所有中蒙边境口岸包括航空、铁路和公路口岸,采取临时限制措施。限制中国公民及过境中国的第三国公民经中蒙所有口岸,包括航空、铁路和公路等口岸入境蒙古国。其中,对中国公民及过境中国的第三国公民经中蒙所有口岸入境蒙古国全部予以限制。同时,为不影响蒙古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在关闭所有口岸的同时,仅保留了货运通道的畅通,包括航空、铁路和部分主要的公路口岸。乌兰巴托铁路股份公司发表声明称,截至3月2日,乌兰巴托—北京、乌兰巴托—呼和浩特、乌兰巴托—二连浩特往返旅客列车,将不向中蒙公民提供承运服务,将不向经蒙古国境前往第三国的外国公民提供在蒙古国境内下车的服务。
  (二)疫情对中蒙贸易合作的影响
  从蒙古国对此次疫情的态度来看,蒙古国海关暂未发布任何对中国贸易进出口采取强制、激烈措施的声明,目前蒙古国实施的措施主要集中在人口出入境控制方面,中蒙之间的进出口货物贸易未因疫情而中断,在蒙的中资企业工作人员也仍在蒙古国工作。
  根据相关信息分析判断,初步预计疫情高峰将出现在2月中旬,此后逐步下降,3-4月结束,今年四个季度的我国GDP增速预计为4%、6%、5.8%和5.6%,2020全年增速预计为5.4%。我国是蒙古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国,在整体经济受影响这一大背景下,目前来看,疫情对我国经济及中蒙间的经贸关系的冲击主要在2020年第一季度,同时,2月24日蒙古国春节购物高峰也不会出现。中蒙春节期间本来是口岸地区服务业、交通运输业、餐饮旅馆业的黄金季,但是由于中蒙口岸禁止人员往来,口岸经济将受疫情冲击较大。
  三、疫情对中俄经贸合作影响分析
  从2月1日起,俄罗斯开始采取一系列措施防控疫情扩散,包括从中国撤离俄罗斯公民、限制对华航班、停止向中国公民发放工作签证及限制边境口岸等措施。在贸易合作领域,由于货物贸易是时间滞后变量,疫情高峰期与春节假日重叠,预计这次疫情对我国整个货物贸易的影响相对较小。不确定性风险来自世界卫生组织把疫情定义为PHEIC,如何做好我国与欧盟、东盟和“一带一路”外贸市场的沟通工作,消除国外客户对疫情的疑虑和恐惧心理非常重要。
  由于疫情导致俄罗斯远东联邦区5个州关闭了16个口岸及过境点,导致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阿穆尔州、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和犹太自治州的水果蔬菜价格上涨迅猛,并且已经开始传导到莫斯科及其他大城市的各大超市。满洲里—外贝加尔斯克边境口岸的暂时关闭将严重打击俄罗斯木材出口。中国占俄罗斯木材出口份额的10%,国内的木材加工商和家具经销商也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同时,中欧班列也会受到较大影响,进而辐射到中国内地的制造业,即使开工也只能优先消化之前的订单,无形中迫使出口欧洲的制造业厂商缩减产能。预计,疫情将会影响第一、二季度的对俄贸易量。
  四、对策建议
  一要严控疫情,信息公开。“疫情”已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区各级政府要一手严控疫情,另一手做好对外宣传工作,保证信息及时准确、公开透明,让外商对中国和中国产品放心,消除俄蒙等国恐慌心理,从而降低对“疫情”对我区外贸的影响。
  二要创新商业模式,扩大“线上”经济。在“疫情”背景下,必须向“数字经济”转型,以人才和企业带动对外经贸发展,为两者提供更多的优惠条件来跨越“转型期”,发掘更多的外向型中小企业支撑我区外贸经济发展。同时,在投资回报率有所下降的情况下,我区应适度紧缩投资、提振消费。继续鼓励支持跨境电商、网络医疗、远程教育等交流合作模式发展。通过线上载体向俄、蒙等国民众宣传销售商品,向俄蒙民众进行网络会诊,发展对蒙古国留学生的远程教育等,力争将“线上”经济培育为外贸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同时,因为没有模式的创新就不会催生出经济的跨越增长,我区应向“粤港澳大湾区”等地学习经验,以产业来吸引人才,实现中蒙俄跨区域技术合作,即先打造创新,再打造经济。短期内,我们要努力降低疫情对经贸合作的影响,而着眼长远,就要探索出对俄经贸合作的新路,突破原有束缚来深化新型贸易模式,让俄蒙成为我区重要的贸易对象和市场。
  三要关注形势变化,积极应对。随时掌握蒙古国关于疫情的政策及两国的交通、物流能力变化。目前,蒙古国紧急况委员会正在积极应对,统筹海关、检验检疫、卫生防疫等部门,加强中蒙口岸监管,调整政策,此举已使中蒙两国间交通物流能力下降。因此,我国政府、企业需要随时关注蒙古国相关政策变动,积极应对。
  四要积极支持,做好贸易合作服务。由于疫情具有人际传播的特点,对跨境旅游、研发服务、技术服务、信息服务、专业服务等服务贸易的影响会更大一些。建议我区服务贸易主管部门、商业协会和龙头企业积极行动起来,主动出击,做好国外服务贸易客户的工作,把损失降到最低。预计“疫情”对内蒙古及全国服务贸易的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今年上半年,下半年将显著恢复。自治区要重点发展新型贸易方式。要用好本地的人力资源,用好本地基础研究、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研究基础,大力发展跨境电商、中高端服务贸易代工、研发服务发包、数字贸易等新型贸易方式,将数字经济框架下的跨境电商定位为我区对外贸易的优先发展方向。
  在跨境电商贸易中,跨境支付是重中之重,过去几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该领域的国际合作就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如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很多国家开通了跨境支付服务,为中国游客在国外购物、消费提供了便利。中国先进的支付技术在印度、泰国和孟加拉国等国都获得了认可,而俄罗斯作为世界电商贸易发展最为迅速的国家之一,在跨境支付合作领域必然和中国形成契合点,中国可以和俄罗斯企业一起研发适合当地技术、文化、政策的支付系统,为两国的贸易合作助力。从俄罗斯方面分析,新上任的总理米舒斯京正是依靠在税务系统实现“数字化”的成功经验,为自己的当选奠定了基础。米舒斯京未来势必会大力推动俄罗斯“数字经济”发展,在该领域,我国及我区同俄罗斯的战略导向实现对接,有利于我区开展对俄跨境电商贸易及其他新型贸易方式。
  五要跟踪分析,扩大吸引外资规模。目前我国实际利用外资的结构有两大变化:一是从“成本驱动型”转变为“市场驱动型”;二是从制造业占比70%以上转变为服务业占比70%以上,特别是高端生产性服务业需求上升引致高技术服务业外资增长加速。这两个结构性变化决定“疫情”对实际利用外资的影响是短期的、有限的。我们可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政策环境和法治环境,大力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和引进技术,特别在新能源领域具备这样的潜力。我区可以借鉴布里亚特共和国吸引外资投资风电能源技术和设备的经验,提高我区风电的稳定性和效率,以此降低外资减少的风险。
  六要借鉴经验,创新跨境金融模式。我区要鼓励企业积极走出去,利用现代金融手段支持国有企业充当对俄投资的先行者,进而带动更多的民营企业走出去。目前,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是整个俄罗斯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地区,每年新增的外商直接投资(FDI)有30%集中于远东地区,俄罗斯不断改善的营商环境能给外国投资者带来更丰厚的回报。我们应该看到这一趋势,积极布局俄罗斯市场,引导企业投资俄罗斯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在投资过程中发掘和应用新的跨境金融手段,将传统的债权融资转变为股权融资,即按照现代企业治理方式构建恰当的股东结构和管理层,通过引入市场化民营经济的混合所有制(PPP),实现国有和民营各自发挥优势,风险共担。
  没有现代金融手段支持,发展新型跨境投资和贸易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应该借助跨国资本市场,降低融资成本和投资风险,而上市公司作为项目投融资载体更要对此优先考虑。在这方面,我区应学习和借鉴广西和云南两省的“沿边金融改革试验区”政策,建立诸如“财政引导基金”“境外转贷基金”等政策性资金池。


(内蒙古中俄蒙合作研究院 刘兴波 李洋 乌日丽格 张遥)